巴旦木迪

#初三#青黑#会填坑#杂笔#

#青黑# 穿堂断据


*二
*第一人称已废

随着地铁不停地停靠和开动,淡蓝色的男生离我越来越近,直到他在我身边坐下。月亮般皎洁的音色,不是太阳的炫目耀眼,却是静静地跟随着我。


我的胸腔中有东西狠狠地跳动了一下,我悄悄伸手抚上那个扑通扑通的地方,然后强作镇定地看向他,侧脸也给我岁月静好的感觉,吸引着我。


沉醉得有点过头了,当我无意中瞥到站点时,发现自己早就坐过了该到的地方。我只好急急忙忙靠了下一站,随即又调头坐回去。


望着男生也在同一站下了车,我的视线像被钉在了男生的身上般,脚步也不自觉地跟着他所在的方向走。


脑海中男生明净的笑容溢出淡淡的温暖,像风吹开一支幼嫩的扶桑,飞快掠走的地铁声悄悄地把我的嘴角提了起来。


挺美好的,被我命名为喜欢的初遇。


外面的雨越来越大,我却迎头切开大片的雨幕,在白茫茫的一片中寻找他的身影。快跟丢的时候,我依稀看见他旁边有个高大的背影。


但,终究没有再找到他。







第二天,我感冒了。


额头不正常的温度让我整天昏昏沉沉的。加上本来就因为某件事心神不宁,不能工作也吃不下饭,原本自以为足够好的体质垮了,竟然连拖带拽地感了一个多礼拜。


偶尔收到几个好友关切的询问,话语间又透着几分温暖。我硬是又从床上爬起来。


“阿嚏。”


打了个喷嚏,惊慌得我又从药箱里翻出了几片感冒药,也不知道具体是几片,一股脑地就吃下去了。


苦涩的味道,跟雨水的滋味大同小异。


而我在想,那天男生知不知道雨水是什么味。






——TBC——



*未完

#青黑# 《不务正业》

#设定向#
#大学外教青×大学贫困生黑#

*短篇
*大概HE
*妈耶感觉写脱线了


九月一号。

青峰大辉又一次回到了埋藏他青春记忆的那个学校,踏过一阶阶熟悉的梯级,对着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更新换代的门牌拍了几张,然后就辗转到了政教处,年少时进去过不下十次的地方。

“美籍外教,姓名青峰大辉。”

面试的负责人上下打量面前这个黝黑的大个子,美籍外教?负责人觉得是青峰搞错国籍了。

大哥,您可能是非洲来的外教。

负责人一边脑补着非洲酋长如何如何欢送青峰来日本时的情景,自个儿在那笑。又看了看青峰,生的还算硬朗俊秀,也顺利通过了笔试,只是他周身散发着的一种夜店小混混的气息让人实在提不起好感。


也罢,这人若是晚上劫银行,估计连红外线监控录像都抓不到他。

胖圆的负责人皱皱横眉,脸上堆积的肥肉折起来,比起青峰,他倒更像是追债砍人的。

“行了,外语(1)室。”

负责人把一个扁长的东西丢到青峰面前,青峰看着眼前胖墩一脸完全不记得他的表情,也只能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啊。

想当年,每次犯事可都是这货揪着自己耳朵进的政教处。

青峰忽然笑了,拿起那个教师证就套到自己脖子上,朝着外语(1)室的方向走去。

青峰很快发觉没有改动的仅仅只是政教处那个牌,至于其他地方,别说路了,就是东南西北他也没分得清楚。

“Sh*t.”青峰伸手拍了一下自己脑瓜,努力想要凭借记忆认出个什么校区来。

“老师,说脏话是不好的。”

青峰的耳垂方向突然钻出一句话。

“Sh*****t!!!!!!”

吼出来的一瞬间,青峰听到自己被吓得颤抖和拖长了好几个音节的声音,感受到周围一群学生看智障的目光,让青峰觉得一阵头疼,接着很愤怒地看着声音的源处。

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有一根蓝色的呆毛。青峰低头一看,活生生的一团蓝站在那里。

青峰没有再吼起来,但是还是对这个男生异常稀薄的存在感感到惊讶。洞察细心的男生看了一眼青峰。

“初次见面,我是黑子哲也。”

黑子极有礼貌地讲道,声音温温淳淳,柔声细语,面容也俏得青峰喉头一紧。

青峰认真看了看黑子,黑子却很主动地说给青峰带路,他正疑惑着,黑子还是波澜不惊地讲。


“教授让我们来带一下看起来比较懵x的新生和新教授。”

“???”

青峰的脸一下子黑了。






——TBC——

*未完

大中午的来瘫一下【瘫】面对三次各位朋友的高产甚母猪我正在艰难地码字【负荆请罪脸】嗯穿堂断据我怕写得太穿凿,还要思酌一下……每次一边写这种类型的文的第二章时一边想:打脸了吧打脸了吧你闲的没事给自己挖坑干嘛…【生无可恋脸】真想全都BE算了

#青黑# 穿堂断据

“LACK of humanity.”



#青黑# 
#第一人称视角#
#某种角度上说也可以是第三人称#
#真·不是bg#


*短篇,稍含蓄。
*本篇算是一个铺垫/苗头
*这是一篇险些无法产出的文,不要问我为什么:-D





早晨八点,东京的天意外地阴沉地可怕。


我站在地铁入口,手中用力握着轻巧的手机——生怕在这潮挤的人流中掉了什么。嘈杂人声强有力地穿透着我耳中薄薄的一层膜,像在敲鼓,却是极无规律的。


踩着不高的阶级一直往下走,我看了看时间,估摸着地铁快要到了。


我穿过去拥挤的人群,急徐的脚步,好像是为了赶上哪一班地铁,又好像只为了看哪个人一眼。





艰难地从像荆棘丛的人群中穿出,几乎是从即将关闭的地铁门缝撞进,在衣角与地铁门擦过的一瞬间,踏上了地铁。


我四下转头,想要寻找一个位置让自己的疲累有所落处。乘客们无不重复着一样的动作,或抬头看向周围,或低头拨弄着手机。


天色喑哑下来,树枝尽力下着自己的腰致使不被折断,风声低沉得像钟磬,断续地窃窃私语着什么。


人群骚动起来,脸上不约而同地挂出了担惊、忧愁的表情,在
我眼里看来并没有哪个人能为——或者是会为这场雨而欢笑起来。


他们为了生活的一点点小事苦闷,将自己赶进不见天日的牢笼里坐井观天,然后自悲地慨叹:人生就是如此多灾多难,新的一天,新的难过。


我有点失望地甩了甩头,想把这点破事甩掉。但我发现,不管愿不愿意,自己都是在逐渐趋向世俗。这是事实。


然后在那一刻,一个瘦削但俊挺的背影,径直落入了我的视线之中。


澄蓝色的发,蔚蓝的眼睛。


“下雨的话,青峰君肯定又想着翘掉训练了吧?”



他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攀住了手机,嘴边浮现的笑若隐若现。





TBC


*未完

青峰大辉8.31生日快乐!

以后也请继续笑着打篮球吧!


黑子视角*

“我爱你,如鲸向海,似鸟归林。”


青峰视角*

遇见哲之后,我越来越喜欢抬头看天。

是蓝,梦里命里都是蓝。




——FIN——



#青黑# 他们从未走出彼此最深沉的梦。


#青黑#

#无附加设定#
#背景 大学时期#


*青火黑大三角预警(划掉)


#建议看正文配乐:who's lovin' you#
#同为纯音乐#






题记


你喜不喜欢他只看他在你梦里出现的次数,因为荷尔蒙最诚实,而潜意识无法克制。










天色灰霾,砸在伞上的雨点总不停歇,折断枝桠的风明目张胆地从耳后穿过,吹动了青年柔软的发。


青年按照得到的地址一路拖着沉重的箱子走来,伸出葱白的手指在结实的木门上敲了几下。


来开门的是皮肤黝黑、随意地披着浴巾的人。


“哲?!”


男人一瞬间有点惊讶,但天生的反应速度让他马上侧身让开了路,等着黑子进去,而黑子却有点无奈地看着前面的人。


“青峰君,不打算帮忙拿吗?”


搭档如此多年,青峰自然从黑子的话语里接收到了撒娇的意味。他伸手将人身后巨大的箱子毫不费力地提起放到屋内,一手搂过黑子细瘦的腰。


“你终于来了,怎么没让我去接你。”


“大风大雨的,就没有提前告诉青峰君。”黑子抬头对进青峰浩瀚的眼。


青峰不示弱地回看黑子,又在忍不住笑着捏捏黑子光滑的脸之后,接着看向外面的天。


暴雨歇息下来,一片和谐与安宁。


天亮了,梦该醒了。








油煎蛋的味道悄悄滑进被窝里,床上的人睁开迷茫的眼,却还赖在棉被里没有动身。


黑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,直到听到外面人快要崩溃的、接近于吼叫的声音才有点小不情愿地起床。他顺脚穿上床边一双不合脚的拖鞋,踏着没睡醒的步伐出去了。  


刚做好早餐的火神看见黑子顶着鸟窝出来,依旧被他乱糟糟的头发吓了一跳。在心里给自己锤了三小下之后火神反应过来,在他的印象里,黑子很少会有这么大的起床气。


除非,又梦到了他。


火神想着这是唯一的可能性,也就没有多说,只是默默地重新煎了份蛋,把黑子的芝士汉堡换成了照烧汉堡,配上特大份的香草奶昔。


“火神君,你做这么大的汉堡和奶昔,是要让我横着长吗……”黑子洗漱好之后盯着餐桌上的比平日里的份量要大得多的早餐,微微皱着眉说。


火神看着黑子努力把头顶冒出的三根黑线逼回去的样子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黑子知道他的好意,就安静地坐下来和火神一起用餐。


“黑子,今天早上的课帮我请个假吧。”火神抬手拿起一个芝士汉堡大咬一口,瞬间半个汉堡就消失在了火神的喉咙里。


黑子点了头算是应了一下,接着很理所当然问火神有什么事。


火神倒是一下子严肃了起来:“哦,是ALEX和辰也要回美国一段时间。”


言下之意就是要去送机,黑子把最后一口奶昔喝掉,拿起一旁放好的餐巾纸擦了擦嘴。


冰室君和火神君的师傅桑,离开之前有认真的道别,还通知了火神君去送机。


青峰君,你走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。


火神正收拾桌子,兴冲冲地想跟黑子说“一会见”,却被走到玄关处的黑子抢了话:“那我先走了,非常感谢火神君特地做的照烧汉堡。”


“嗯。”火神最简单的应声,接着是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。


黑子,你是有多深爱青峰。


火神都清楚的事,黑子作为当事人,早就在心里反反复复地问过自己了。


“该说是友情.....还是羁绊,我有些羡慕。”


十五岁时,桃井得知后如是说。


黑子一向不喜欢热闹,参加学园祭的盖章拉力赛却只是为了得到奖品的一双球鞋,那是青峰喜欢的东西。即使在后来分崩离析的时间里,青峰从来没有否认过黑子的观点,只是他选择了他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。


跟老师请好假之后,黑子刚进教室坐下就收到了桃井的短信。


“阿大今天要回来了噢,十点到东京下机,他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就偷偷说吧(=•̀口•́=و✧)!哲くんは、みそを手に入れてね!”


看着桃井的短信,黑子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。


“好的,我会加油的。”



天色恍惚之间暗了下来。暴雨即将倾盆,风声疏狂,黑子捏紧了手机,快步走出校园,一切嘈杂和尘嚣都在瞬间变得渺小和遥远,此刻离他越来越近的只有青峰的身影,青峰的笑,和描写青峰的梦。


轰鸣的雷声和瓢泼的雨,黑子哲也身上的白衬衫湿得透明,贴在身上。发隙间不断有水滴下,脚下甚至差点滑倒。


黑子哲也跑过帝光中学,跑过买冰棍的便利店,跑过和他回家时的天桥,跑过他们数十年来亢长的过往和羁绊。


终于,黑子到了机场,喘着气,红着眼,等待着人。


刚送完机的火神转头就看到黑子气喘吁吁地赶过来,见他身上全湿透了,火神皱了皱眉:“黑子,你怎么冒着雨过来了?难道……是青峰……”


火神后半段的话突然哽咽在喉咙里,只听到黑子不知道跟谁说
的话:


“他走,我不送;他回来,无论多大风多大雨,我要去接他。”







-FIN-



HAPPY END


2017.8.28


算是七夕的小甜饼吧!因为写be写多了突然亲妈有点不习惯,本来想写重遇的但是写不出比这更漂亮的结局了…所以就没有补,后续不一定有我马上要开学了,然后三狗也是苦逼啊…还有就是我的电脑卡了,想用来排版都不行(气到炸)这次想修改也来不及了嗯,之后详细写文情况请戳我头像,我会特地发一条说明的。







七夕快乐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估计没有人看到这里)



桃井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:哲君要加油把阿大追到手噢!

#青黑# 茶醇|后记

#本篇为青黑同人文《茶醇》正文的后记#
#剧情和句子意味略隐晦#

*正文戳这

*建议先阅读正文再读本篇
*不然你会一脸懵逼不知所措

*先读正文!先读正文!先读正文!
*重三。










————

英国伦敦。



“阿大,赶季末通告了。”



青峰低低地应了声却没有动,缱绻的目光无意间看到放置在角落里的一盆薄荷,青峰的眼睛暗了暗。


这是他退圈之前最后一次拍摄。


看着那盆薄荷,青峰看到墙上的时钟,指针开始往后倒,轻易地,不断地,回到二十几年前。


“哲君,还真是执着呢。”


桃井最后说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
青峰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个萦绕他几十年的声音。临走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像刻印一般镌刻在他脑子里,不断回放。


“青峰君,要胡椒薄荷茶还是柠檬红茶?”


“青峰君以前打篮球很厉害。”


“青峰君……”


渐渐回忆起黑子哲也的一言一语。


青峰忽然明了。


为什么那个声音会一直回荡和桃井话里的意思。


原来,追随着我的,一直是你吗。


从一而终,纵使无力,纵使遥远。


————

日本东京。


“哲君,你的新书印刷出来了。”桃井手里拿着一本还未拆封的书,急匆匆地赶到书店门口,还喘着粗气。


黑子闻声抬头,在满柜红茶包中挑了一包,又拿起了手
边的一个柠檬。


桃井熟门熟路地进了店,坐在茶色书架前。等黑子给她拿来了现泡的柠檬红茶,桃井扬着粉红色的手机,伸到黑子面前。


黑子撇开了眼没看。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,他的手机对于这个人的所有新闻都是特别关注的。


“'时尚界的丰碑'青峰大辉将于今日拍摄最后一组杂志图,据了解青峰本人欲退出时尚界;这位被誉为'时尚楷模'的先生从事模特生涯以来获奖无数,据悉他少年时代也曾获得大大小小球赛的冠军,可谓是盛名一生。”


桃井一字一句地看着,突然想到黑子说过的话。她从书架的最顶端翻出黑子新书的原稿,手指飞快地跃动着翻到最后一页。


“沉默是金,是懦弱。”

 

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《amoureux》-完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本书为作者最后一作。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作者-黑子哲也


桃井没话说了。


尽管如此,哲君对青峰君从头到尾也只有一句话。


迷离地、星星点点地在黑夜中淹没。


あなたが好き。



-FIN-

#青黑# 茶醇

#青黑#

#明星模特峰×书店店长哲#
#完整篇方便阅读,有后记#
#后记大概明天整理#
#关于文中物品的小百科请戳头像#

*建议看文配乐:
《Luv Letter》钢琴版
/《Bamboo》/《The Right Path》
*三首皆为纯音乐。








伦敦时间二十三点,街头的夜色总是辉煌而又孤独。行人的热情还没熄灭,五光十色的霓虹照耀着街上一个高大的身影,在青蓝交错的格子砖块上投下幽深的轮廓。

在伦敦没有人不认识他,青峰大辉。

这个完美男人,仅仅为《GQ》拍摄了一次杂志封面便为全时尚界所知,算得上是一炮而红,迅速登上时尚界最尖端的秀场,让全英国人甚至海内外都了解了这个名字——红透半边天的男人,青峰。

站上顶端确实不是光靠一张封面而成的,多年来全界从没有传出任何关于他的绯闻,在他的世界里或许根本就不与女人沾边。

也罢,青峰本人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他认为用来消遣的东西。

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青峰还是把自己打扮得严严实实,黑色的鸭舌帽扣在头顶上,加上本来就不同于其他肤白貌美的模特的肤色,使得他与这夜色融为一体。

不知道为什么走进那家书店的时候,青峰给自己的理由是:他渴了。


渴了来书店,青峰大爷您还真是特立独行啊。


当青峰向店长解释自己进来的缘由时,水蓝色头发的青
年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蛛丝马迹,心里却实打实地这么想。


“青峰君要胡椒薄荷茶还是柠檬红茶?”


青峰…君?日本人吗。青峰心里想,随后斜睨了一眼水蓝色的青年,青年站在柜台后好似在挑选茶包,淡淡地,仿佛青峰的光临并不蓬荜生辉。

“Fillico有吗。”青峰束了束自己的西装领子,装作随意地从旁边茶色的书架上抽下一本书。


水蓝色的青年在那头低低地笑了声没有回答,看到男人的动作也没有阻止。


青峰修长的手翻开书的扉页,赫然入目的几个苍劲又收敛的字迹:黑子哲也著。这本书全是讲述中学时代的缤纷五洲,看得青峰眼底的倦意有些重。


嘛,的确很平淡的语句,故事也波澜不惊,一切都跟在柜台忙活的青年如出一辙。


浓郁的茶香混杂着甜美的女声一阵阵充斥在狭小的书店里,钻进青峰的鼻腔,他醒来时已经是过去两小时了。


“青峰君,醒了的话请把我的书给桃井小姐。”黑子哲也极有礼貌地俯身说,光线映射下纤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阴影。


青峰侧头看了看在柜台后笑着向他摆手的人,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,粉色的长发微微把脸颊两侧盖住,桃花眼弯得尤为夺目。


原来有女朋友么。


“写得不错,你女朋友会喜欢的。”青峰把手一伸,微微挑眉道。


黑子极认真地看了青峰两秒,顿了顿说:“桃井小姐只是来帮忙的,并不是我的女朋友。而且青峰君大可不必说商业话,若真不错的话我认为你不会睡得如此之沉的。”


嘛……青峰扯了扯有点紧的领带,算是认可黑子的话语。而在他看来,黑子哲也属于特别的人,干净而不惹眼,性格却有独到之处。


这杯由黑子泡的茶也一样。


青峰料到会没有Fillico,对于木桌上放着的茶也没感到意外。出乎他想象的不是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吵醒了他,而是被这杯插着薄荷的茶轻柔地唤醒。


他伸手拿起那杯茶,精致的桃花心木杯纹着普通的花纹,茶色清淡却深深地吸引着青峰的注意力。醒神的香气缭绕,青峰不得不微微感叹了一下,这条偌大的伦敦主街道上,人间一方净土。


“哲,你那本书真的挺好看。”


青峰似是不经意地说道。黑子哲也看着男人将茶抿了一口又放回桌上的动作,接着把另一本书递给了他,显然没多在意男人突如其来的称呼。


青峰知道扉页一定是好看的字,就直接翻开了目录:余人浓烟下诗歌电台,我不一样。除了会写东西和做梦,我一无所有。


青峰从鼻子里喷出有点不屑的笑声,毕竟在他看来,这些话实在可笑。对于坐拥盛名和赞美的青峰来说,他的字典里是不会出现一无所有等类似的字样的。


看着青年和女孩愉快地在谈天,青峰忽然有点被忽视的不爽。他大声叫来了青年,而青年也是用淡淡的、风平浪静的眼看着他。


湖蓝色的眼,深邃得好像一盛水,看不清,没有底。



青峰大辉极有觉悟地想道。


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质地细腻的书页,视线转移到书上:“你是从日本来的?”黑子温和地开口了:“是。青峰君在日本读国中的时候,我就认识你了。”


黑子拉开了青峰对面的椅子,动作轻缓地坐下,手里还端着一杯胡椒薄荷茶。馝馞的香透过水蓝色的发帘,悠悠地氤氲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里。


“因为篮球?”青峰嘴角戏谑地笑,思索间想起自己当初是怎么来到伦敦的。


高三毕业随父母出国,得了无数篮球比赛的冠军。偶然的机会,自己一夜成名。如今他是个家喻户晓的存在,而却不是因为篮球。


黑子没有回答青峰的问题,“青峰君国中时候打篮球很厉害。现在怎么不打了呢?”



青峰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青色时钟,抬手把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解开,看着远处一盆蓬勃的芦荟,缓缓开口。

“十字路口那么多,后来的事谁知道呢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黑子低头笑了一声,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,却只是扇动了一下嘴唇,没有发出任何一个音节。


国中的时候黑子也曾想要加入篮球部,最终还是止步于三军,而后无果。他尝试过的努力最后还是被老师的一句“奉劝”统统洗白,丢到深不见底的地方,湮灭,然后消失。


他没有天赋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
像无数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,黑子哲也只是远远地望着在球场上驰骋着的他。青峰笑,他也跟着开心了一份。只是,他和青峰之间有着长风深谷,进而不得,退又不舍。

而如今也一样。



桃井在那边向黑子招手让他过去的时候,青峰的电话正好响了。



And I miss the way you made me feel
我会想念你曾让我感受到的那些过往

It's real, we watched the sunset
真实美好 如我们一同看过的日落

Over the castle on the hill
在那山岭间的城堡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”


青峰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“绯泽”二字,抬手直接滑过挂断键,挂断电话后站起身。将领口的扣子熟练地扣上,脚上奢侈的Veilisr反映出主人尊贵的身份。街外夜色流连,青峰的身上也有光芒在涌动。他前脚刚出门,一辆白色的跑车就呼啸着停在了门口。


车上的女生瞪着眼睛鼓着腮帮子,棕色的长发凌乱地抛在脑后,显然是赶出来找人的。精致的脸上尽是愤怒的神色:“阿大!说了今天有通告,你居然还呆在这里!还不快回去休息!黑眼圈这么大,等会怎么上妆?这么大的人了凌晨一点钟还在这瞎晃悠,真是的......"


“是是是……”青峰不耐烦地挖着耳朵,一手打开车门迅速地钻了进去。桃井对着身边黯然望着那个方向的青年感慨了一声:“哲君,还真是执着呢。”


黑子垂了垂眸,关于刚才问题的回答深深卡在喉咙里,堵在胸口,生出千丝万缕的爱意紧紧地把那个名字缠绕住。


青峰大辉。


在初昼的第一缕朱明前,我无数次地想念你,想拥抱你,想占有你。


从那以后,黑子哲也的每支笔都知道他的名字,每个梦都记得他的侧脸。

————正文TBC————

#补上文百科#

Fillico

号称全世界最奢侈的矿泉水, Fillico 的昂贵之处在于瓶身的霜花装饰图案,由施华洛世奇水晶和黄金涂层完美结合而成,贵气十足,除了瓶身惹人眼球以外,瓶盖设计也叫人惊叹不已,设计师选择两种款式天使翅膀以及皇冠与瓶身相应配备,翅膀和皇冠的制作材料。这种矿泉水零售价就100美元每瓶,而且每月限售5000瓶。

Veilisr

皮鞋品牌排名之世界十大皮鞋品牌Denadeyi Medici是意大利一个最显赫的制鞋子家族,由Denadeyi开创,至今已经170多年了。从最初对意大利贵族设计皮鞋,设计融合了意大利贵族的奢华与浪漫,对艺术的独特见解,使他的设计从满了浪漫的艺术气息  久而久之,Denadeyi名声鹊起,他以“Veilisr”为名,中文名为“维力斯”,创办了一家专为绅士们量身定制的手工皮鞋店。 经历近百年的潮流更迭,Veilisr手工皮鞋兼具时尚与贵族气质,使Veilisr手工皮鞋绽放国际手工皮鞋品牌的光芒,成为欧洲绅士们争相追捧的流行元件!

GQ

《GQ》是2009年康泰纳仕主办的杂志,内容着重于男性的时尚、风格、文化,也包括美食、电影、健身、性、音乐、旅游、运动、科技、书籍的文章。GQ,已成为全球男士时尚代名词。

小小地说一下《GQ》的原创是在USA,在UK不知道有没有分布,但是为了迎合文章就当它有吧!(逻辑死)其实我觉得时尚应该是遍布全球的嗯(正经脸)

补充完毕,over.

#青黑# 茶醇


#大概三五千字的短篇#
#预计下一章完结#

#设定#
#明星模特峰×书店店长哲#




伦敦时间二十三点,街头的夜色总是辉煌而又孤独。行人的热情还没熄灭,五光十色的霓虹照耀着街上一个高大的身影,在青蓝交错的格子砖块上投下幽深的轮廓。

在伦敦没有人不认识他,青峰大辉。

这个完美男人,仅仅为《GQ》拍摄了一次杂志封面便为全时尚界所知,算得上是一炮而红,迅速登上时尚界最尖端的秀场,让全英国人甚至海内外都了解了这个名字——红透半边天的男人,青峰。

站上顶端确实不是光靠一张封面而成的,多年来全界从没有传出任何关于他的绯闻,在他的世界里或许根本就不与女人沾边。

也罢,青峰本人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他认为用来消遣的东西。

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青峰还是把自己打扮得严严实实,黑色的鸭舌帽扣在头顶上,加上本来就不同于其他肤白貌美的模特的肤色,使得他与这夜色融为一体。

不知道为什么走进那家书店的时候,青峰给自己的理由是:他渴了。

渴了来书店,青峰大爷您还真是特立独行啊。

当青峰向店长解释自己进来的缘由时,水蓝色头发的青年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蛛丝马迹,心里却实打实地这么想。

“青峰君要胡椒薄荷茶还是柠檬红茶?”

青峰…君?日本人吗。青峰心里想,随后斜睨了一眼水蓝色的
青年,青年站在柜台后好似在挑选茶包,淡淡地,仿佛青峰的光临并不蓬荜生辉。

“Fillico有吗。”青峰束了束自己的西装领子,装作随意地从旁边茶色的书架上抽下一本书。

水蓝色的青年在那头低低地笑了声没有回答,看到男人的动作也没有阻止。

青峰修长的手翻开书的扉页,赫然入目的几个苍劲又收敛的字迹:黑子哲也著。这本书全是讲述中学时代的缤纷五洲,看得青峰眼底的倦意有些重。

嘛,的确很平淡的语句,故事也波澜不惊,一切都跟在柜台忙活的青年如出一辙。

浓郁的茶香混杂着甜美的女声一阵阵充斥在狭小的书店里,钻进青峰的鼻腔,他醒来时已经是过去两小时了。

“青峰君,醒了的话请把我的书给桃井小姐。”黑子哲也极有礼貌地俯身说,光线映射下纤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阴影。

青峰侧头看了看在柜台后笑着向他摆手的人,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,粉色的长发微微把脸颊两侧盖住,桃花眼弯得尤为夺目。

原来有女朋友么。

“写得不错,你女朋友会喜欢的。”青峰把手一伸,微微挑眉道。

黑子认真地看了青峰两秒,顿了顿说:“桃井小姐只是来帮忙的,并不是我的女朋友。而且青峰君大可不必说商业话,若真不错的话我认为你不会睡得如此之沉的。”

嘛……青峰扯了扯有点紧的领带,算是认可黑子的话语。而在他看来,黑子哲也属于特别的人,干净而不惹眼,性格却有独到之处。

这杯由黑子泡的茶也一样。

青峰料到会没有Fillico,对于木桌上放着的茶也没感到意外。出乎他想象的不是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吵醒了他,而是被这杯插着薄荷的茶轻柔地唤醒。

他伸手拿起那杯茶,精致的桃花心木杯纹着普通的花纹,茶色清淡却深深地吸引着青峰的注意力。醒神的香气缭绕,青峰不得不微微感叹了一下,这条偌大的伦敦主街道上,人间一方净土。

“哲,你那本书真的挺好看。”

青峰似是不经意地说道。黑子哲也看着男人将茶抿了一口又放回桌上的动作,接着把另一本书递给了他,显然没多在意男人突如其来的称呼。

青峰知道扉页一定是好看的字,就直接翻开了目录:余人浓烟下诗歌电台,我不一样。除了会写东西和做梦,我一无所有。

————
未完待续。